梁逸晨摄影

忘却荒唐的梦,断绝酒肉的人,回归本源。

©Photography by Liang Yichen

梁逸晨,喜马拉雅行摄领队,独立摄影师,带队 喜马拉雅九大区域 与 西藏神山圣湖 人文地理摄影旅行,四次进入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EBC与昆布冰川、卓奥友峰果宗巴冰川与Gokyo五大湖、安纳普尔那大环线ACT与Tilicho,5年时间穿越喜马拉雅全境完成拍摄8座8000米雪山及周边人文地理,创建喜马拉雅行摄与喜马拉雅映像,作品入选国家地理全球摄影大赛。

the Photographs are recognized by the National Geography Global Photo Contest, 8 more than 8,000 meters of snow-capped mountains and the surrounding human geography , spent five years, through the entire Himalayan, Four-times entry to Kumbhull Glacier Everest Base Camp in the Khumbu Southern Slope, leading photography teams into the Himalayas and Tibet.

8000米的光芒(5),从卡利甘达基到安纳普尔那:星辰之路

悲观的人虽生犹死,乐观的人永生不老。

8000米的光芒(4),从卡利甘达基到安纳普尔那:Manang

愿失落的灵魂被找到,你为白昼而生。

8000米的光芒(3),从卡利甘达基到安纳普尔那:Tilicho

“为了40年后还能看到不同肤色的人聚在此刻,来”,我拉起她一同走入画面中,还拍什么银河,镜头一转,Tilicho的湖边上走着两个人影,一次次手电筒的照明间,看到一头金发,一头黑发。

执子之手,海天一色

前尘忆梦,落日照影:一个人的影子无法铺满大地,有的声音却可以传得很远很远,沉默的句子某一天会被人朗读,向着世人诉说壮丽山川湖海。

喜马拉雅行摄

8000米的光芒(2):从卡利甘达基到安纳普尔那,人心迁徙,双脚丈量

此刻的我绕过了Tilicho冰川湖,站在Thorong La pass,完成四年前在萨兰阔特面向北方的夙愿:安纳普尔那大环线ACT。

8000米的光芒(1)—序篇

2014,藏历马年,听说要转山,我没有宗教信仰,不必局限于他们的冈仁波齐,但也总不能在明年别人问起的时候说哪都没去吧,那就干一票大的,转珠穆朗玛峰。于是,一个又一个的,道拉吉里、蓝塘、安纳普尔那、干城章嘉 ……

关于木斯塘地区作为香格里拉最早出处的推断

香格里拉这一地名最早出自《消失的地平线》一书,前几天终于拿到一阅,书中描述的香格里拉绝非今天的云南迪庆州,本人根据书中的各种线索,给出准确定位。

生活绝不是一份坐到站不起腰的工作和一间未必能住到死的房屋

它的背后是多少说不上台面的流离颠沛,更多的是逃窜在施舍中。

希夏邦马-蓝塘区域概况

希夏邦马-蓝塘区域概况